細水長流

細水長流
Amy Fan

“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,如同雲彩圍著我們,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,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,存心忍耐,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,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。……”(希伯來書12:1-2)

以上的經文就是當年戴紹曾牧師和我做最後一次的面談時,在結束前我所禱告的內容。我從2000年開始在 MSI 香港總部擔任全時間義工,加入Matthew和他得力助手 Maggie的團隊。對我們來說,當時開展內地的醫療服務,存在著許多未知和不確定的因素,正如國內流行的一句話所說的:“摸著石頭過河”。回顧往事,我們各人都是存著一份敬虔的心和熱情,因此國際醫療團隊的靈性有所成長,在肢體生活中見證基督是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掌權者。我們回應祂的呼召,正如 Eric Liddell 參加奧運會的長跑,甚至在山東省濰坊市的日本集中營裡,他帶領著一群與父母分離的宣教士子女度過幾年的歲月 (當時戴牧師尚年幼,也被囚禁在集中營裡)。Eric 完成使命,他見到了救主的悅納。

5個年頭過去,後來我的免疫系統到了完全破損的極限,戴牧師建議我回老家休養。當時他也看到我心底的失望之情,於是他建議我回國後重新建立一個禱告會。2006 年6月,在當時的總裁Matthew和國際動員總幹事Po Kee進行北美行程期間,我們展開了第一次禱告會。自此之後,我們每個月按照總部發出的消息聚集禱告。由於沒有一個長期固定的聚會地點,所以我們像遊牧民族般,在不同的家庭、公園,甚至在比較安靜的餐廳中舉行。我們通過祈禱和團契,共同成長,並且常有機會分享美食。禱告會成員各有不同的背景,有些參與短期、有些是長期服務;無論人員如何變化,我們的聚會始終沒有改變或停止,因為這是祂的工作,祂的恩典和旨意。

我要感恩的是,15年前我的自我免疫系統亮起紅燈,但這並沒有在我身上留下太大的後遺症。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和限制令下的新常態期間,我們通過 Zoom和電話維持聯繫, 或在公園裡聚會,真使我更加驚歎、見證這位宇宙的主。